留言本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中文主页     ENGLISH   Same English page
主页-->2-0-->2-001-7
 
2-001-7 再次感触西哈努克
 
邮币卡转让手机网站 开始建设中
 
经过全国军民的奋起抗争,在1998年秋季到来的时侯,咆哮一时的滚滚洪水,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中国人民又一次经受住了大自然的挑战.城市在清扫战场,灾民们正努力重建家园.而就在这同一个秋天,我们的邻国柬埔寨,也刚刚度过了一场政治风暴.在国际社会和西哈努克国王的调停之下,柬国内两大政治力量人民党和奉辛比克党领导人在11月中旬的两党会议上达成了妥协并发表公报,同意组成以洪森为首相的联合政府.同意拉那烈担任国民议会议长.国王对于会议结果也深表满意.在历经几十年的战乱之后,柬埔寨人民终于有了一个比较稳定的社会环境,开始了他们的民族复兴之路.76岁高龄的西哈努克国王在调解这场政治较量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并受到国民的拥护.11月中旬起我国各大报纸都陆续报道了两党会议取得突破和联合政府成立的消息.(见2-001-6).本来,我并未打算再给国王添什么麻烦,但是,随着报纸上柬局势不断好转消息的增多,我也日渐兴奋起来.我似乎能感觉到西哈努克国王面对调解取得成效,政局日趋稳定的喜悦.为了表达对国王在9月政局异常严峻的时刻仍然给我这样普通人签名回复的衷心感谢,我一直在考虑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恰好,一年一度的贺年明信片和贺卡(兔年)这时发行了。我选购了最好的贺卡给国王发去了一封表达我的不尽谢意和对他的美好祝愿的一封信,并附上了人民日报关于柬埔寨两党会议取得重大成果报道的剪报。信件(是贴在贺卡里面的)的原文如下(左:原文。由于我的法文朋友很忙,所以只好用我自己蹩脚的英文了,真是书到用时方知少,年轻的朋友,我相信你们这一代在进行跨国跨文化的交流活动中,一定会比我们这一代做的更好!右:中文对照)
 
再次感触西哈努克
再次感触西哈努克
 
像所有普通人一样,当我忙完了给国王的感谢信以后,我终于感到了一点内心的平静。我已用我力所能及的方式向尊敬的国王表达了我对他的感激之情。这件事似乎暂时可以划上一个句号了。可是当我回家拿起新到的11月15日人民日报时,却看到了一条关于西哈努克国王已于11月14日由柬埔寨飞抵北京进行体检的的消息(见下左,下左下和下右是2000.12.23.扬子晚报和参考消息和关于国王建健康状况的报道),怎么这么巧!我的信短期内肯定国王看不到了,就像一个美好的愿望落了空一样,一阵遗憾和失望的情绪涌上心头。国王虽然来到了更近的地方,可他的通信地址和通信方式却是个谜。而且,在新的环境中,我的信还能顺利送达国王的案头吗.....几个问题一问,我也只有在内心里为国王的健康而默默祝福了。
 
再次感触西哈努克
再次感触西哈努克
再次感触西哈努克
 
就在我为无所作为而苦恼的时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现了.1998.12.20.当我打开信箱时,一封落款为北京市东交民巷15号的信件出现在我的眼前.东交民巷15号?我好像从哪里见过这个地址,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后来我又在扬木和王爰飞的著作中找到了关于这个地址的说明.这里过去曾是法国人的公使馆,后来改成友谊宾馆,1970年朗诺政变之后,周总理亲自批准把这里改造为西哈努克国王的寓所,1971年1月,西哈努克亲王夫妇和王室成员从钓鱼台国宾馆迁到这里居住,并在此领导了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人们俗称其为亲王府).我急忙打开信封,这里面又套着一个信封,左上角用黑字印着Secretariat of His Majesty NOURODOM SIHANOUK 15,Dong jiao min xiang Beijing, P.R.of China (中国北京东交民巷15号 诺罗敦促西蛤努克陛下秘书处)我心头不由得一愣,里面会是什么呢?我小心翼翼地用剪刀剪开信封,一张印有金黄色王宫标记的信笺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我迅速地发现了那个已经是非常熟悉了的流利,荘重的签名.啊!"西哈努克"!(见下)
 
这封信的头尾是英文,可以看出是国王亲笔手写的
 
这封信的头尾是英文,可以看出是国王亲笔手写的:开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南京 韩文光先生 亲爱的韩文光先生。结尾是国王的签名:西哈努克 北京 1998,12,17,中间的法文译文是:“值此1998年圣诞节和新年之际,收到了您对我的良好祝愿,我对此表示衷心的感谢。请接受我对您回复的节日祝愿。祝您健康,长寿,幸福,祝您的崇高事业顺利并取得成功” 信纸呈微黄色,信笺顶部印有金色王宫标记,并印有”柬埔寨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法文的黑字。看样子是国王专用信笺。打字使用法文斜体,和国王略向右倾斜的笔迹搭配起来十分镌丽得体,由此可窺见西哈努克的天赋和文采之一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据书刊介绍,国王从幼年起就接受了极其严格的封建王朝礼仪的传统教育和欧洲资产阶级革命的启蒙教育,学习了大量文艺复兴时代的知识,再加上国王的天赋和刻苦钻研,国王有极高的文学修养和艺术爱好:他谱写过几十首歌曲和乐曲,是一个优秀的黑管吹奏者,他自编自导,甚至自演自拍了多部电影并获得国际电影节的重要奖项,喜欢兰球,马术,他还亲自为在柬埔寨举行的世界佛教大会设计邮票.....)
 
 

拿着这件国王给一个中国普通百姓的复信,我透过窗口向北方遥遥望去,我似乎看到了国王在微笑着向我招手示意,不,他不仅仅是对我一个人,而是在向被他认为是第二祖国的友好的中国人民示意.透过国王已届老耄之年的身驱,我又一次强烈地感受到一代伟人一颗夙夜匪懈,生生不息的心.敬爱的国王,我衷心地祝愿您再一次战胜病魔,期颐百年,为您的民族复兴大业和增进中柬人民的友好情誼砥柱中流,造福后人

 
 
转载南京晨报2004.10.10日的一篇报道
2004.10.10南京晨报在一篇题为“西哈努克亲王与南京的情缘”的文章中,对这个明信片的故事作了报道,其中有关部分的内容是
2004.10.10 南京晨报“西哈努克亲王与南京的情缘”文章中的有关部分内容
西哈努克与南京邮迷

1998年夏季,中国的抗洪斗争引起了西哈努克的关注,他慷慨解囊向中国灾区捐了款。南京一位名叫韩文光的退休职工是个集邮爱好者,深为亲王的义举所感动。1998年9月10日,他向亲王发出了一封请求签名留念的国际航空挂号明信片。明信片上写道:“尊敬的西哈努克国王陛下:请原谅我的冒昧。我是中国南京的一名企业退休职工,也是一个多年的集邮爱好者。和我同龄的一代普通中国人,对您为柬埔寨民族独立事业奋斗的一生,都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今年中国遭受了特大洪水灾害。8月24日我国报纸报道了您在稳定国内政局的繁忙时刻,向中国灾区捐款的消息,这又一次使我们深受感动。今天,中国为赈灾正式发行了一组邮票(本片已贴用),为了以集邮的方式永久记录您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意,展示柬中人民长期的友好合作关系,恳请您在此片签名留念。并请帮助将其邮寄返回,以作为一份宝贵的集邮历史资料永远珍藏。请接受我的衷心感谢,祝您健康长寿。”10月7日,韩文光就收到了西哈努克王宫的回信,当他半信半疑打开信封后,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寄出的并充满期待的明信片上面有一“SIHANOUK(西哈努克的拼音)”漂亮的签名。西哈努克亲王与素昧平生的南京邮迷通信,一时传为佳话,人们都为亲王对南京邮迷的厚爱感动不已。

 
全文见这里 >>>>>>
 
 
2-001--1 共8页  现在是第7页   请继续选择 1 2 3 4 5 6 8
 
 
 
版权所有
 
eXTReMe Tracker
信息产业部2014备案序号:苏ICP备070295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