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本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中文主页  English home   Same English page
邮探世界名人--> 2-0各国政要通信回复总览-->2-020-5 我的东帝汶集邮故事(五)
 
邮币卡转让手机网站 开始建设中
 

2-020-5 我的东帝汶集邮故事(五)

  按照过去的经验,我的东帝汶集邮故事似乎应该告一段落了,可是2000.10.6.出版的一期“世界知识”又把我的住意力吸引到这个小小的却不平静的岛国。这期杂志刊登了一篇暑名文章:“让希望取代暴力”,副题是“中国人走进联合国东帝汶过渡行政当局”。文章写的是中国应联合国的请求,首次大规模派员参与联合国维和重建行动的事。首批来自国家各部委的8名民事官员于2000年初到达东帝汶就任UNTAET的派出官员,负责管理东帝汶的建国准备工作,作者赵永革就是其中的一员。(见下图)
让希望取代暴力”,副题是“中国人走进联合国东帝汶过渡行政当局
  这则报道使我感到兴奋和自豪。伟大祖国的优秀子女正在全球政治经济舞台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而在东帝汶,他们还要生活在一个动荡不安,仇杀不断,贫穷落后的社会环境.他们为了祖国的荣誉和东帝汶人民的新生负重致远,备尝艰辛,我应该用集邮的方式记录下这些历史.我开始考虑怎样和这位作者取得联系并能得到他的亲笔签名。首先最主要的是通信地址,想来想去,最简便的办法就是按作者在文章中提供的线索试投.根据文章的介绍,作者当时是作为联合国的民事官员,就职于帝力市政府规划与基础设施部.我想东帝汶虽然还不太安定,但作为其首府(也就是未来的首都)的一个重要部门,其办公地址当地邮局应该是了解的.而赵先生做为联合国派来的一位外籍官员,在那个想来不会太庞大的机关里,应该也还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在这样的考虑下我决定用以下的地址发信:" 东帝汶 帝力 帝力市政府 规划与基础设施部 赵永革先生(联合国过渡行政当局)".但要是把其中的部门名称翻译准确,却是不太容易的事.不同国家的文字习惯有时会有很大差别,做为一个局外人是很难吃准的.经过反复推敲,查阅各种字典,我使用了以下文字 " Program infrasturcture department, Dili municipal goverment DILI, EAST TIMOR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和赵先生的实际地址写法有很大差别, 见( 2-020-7 ).经过一番构思劳作,我制作了两枚同样的明信片,一枚是送给赵先生留念的,另一枚是请赵先生签名后协助寄回的.2000.10.27.我从鼓楼邮局以航空挂号的方式同时寄出了这两枚明信片.(见下图文字部份)
东帝汶 帝力 帝力市政府 规划与基础设施部 赵永革先生(联合国过渡行政当局)"
  就在我盼望着东帝汶回信的时侯,一件出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2000.12.17.我亲手寄出去的两件明信片一起被邮局退了回来.我在邮差的挂号邮件本子上签名接受以后,带着纳闷的心情仔细的观察邮政签条.中方邮政有一枚2000.12.17.的回程落地戳,在明信片正面右下角写了四各兰色小字"邮路不通".真正醒目的是贴在明信片右下角的一枚长方形白纸条和一枚斜盖的红色长方形邮政业务戳(见下图,明信片为1999.12.27发行的"公益事业"普通邮资片.原片148x100mm,邮政业务戳为放大图)):
"根据万国邮联2000.1.31.的通知,停止提供所有对东帝汶的邮政服务.所有指定上述方向的邮件均退回始发邮政机关"
"根据万国邮联2000.1.31.的通知,停止提供所有对东帝汶的邮政服务.所有指定上述方向的邮件均退回始发邮政机关"

  我仔细地阅读那张白色黑字的小纸条,它的译文是"根据万国邮联2000.1.31.的通知,停止提供所有对东帝汶的邮政服务.所有指定上述方向的邮件均退回始发邮政机关".而另一枚斜盖的红色业务章则不太清楚,细辩认后,发现它不是英文.原文如下:" MISSENT JAKARTA SCEKARNO HATTA".这段文字只有雅加达(JAKARTA)和送错(MISSENT)两个单字和英文类同,另外两个单字就搞不清了(我查遍了南京的大书店也没找到这两个字的出处,后来我想它也可能是印尼语,可惜我没能找到这种字典.我相信会有网上的朋友认出这几个字)但意思弄明白了,那就是这封信还是先发到了印尼雅加达,然后雅加达邮政按照万国邮联的通知退回原局!

  这对我似乎是个麻烦.没想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种倒霉事让我给碰上了.当时的印尼和东帝汶关系紧张,我在给古斯芒发信时已有考虑(见2-020-2),可是古斯芒毕竟收到了呀!我又把古斯芒的明信片翻出来查看邮戳的时间,不早不晚,2000.1.30.发信,正是万国邮联通知下达的那几天,明信片上又没有中转邮戳,那件明信片是走哪条路到的东帝汶,只有留待后人去考证了!(如果我有足够的"燃料",也许我自己还能去破解它!)

  几天过去了,这件事我越想觉得越不对劲.这东帝汶也不是个"黑户".它是联合国决议规定的即将独立的国家。你万国邮联既然下通知不从印尼走,你总还得有另外的路,中国也是万国邮联的成员国,你这个通知起码也要抄送给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否则你就是失职。我这个消费者也不能白花这23.4元的邮资(每件明信片10.7元,根据邮局新规定,还要另加1元的保险费。实际上我从邮市买来的老纪念邮票还远不止这个数)。要是国内信件我可以到邮局投诉,也可以找消协评理。可是这万国邮联可望而不可及,连在哪办公还要查半天。再要通过国内邮政公事公办,可真是要猴年马月去了,真是气人的事,怎么办呢?我想起了在北京国际邮电局的一位朋友 G 先生。

  说是朋友,也可能有点勉强。但我们确实有过几次愉快的交往。那还是在1998年,我带着刚刚开始环球集邮通信中碰到的许多问题走访了北京国际邮电局。G先生热情的接待了我,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并对我的邮寄实践产生兴趣。鼓励我继续努力。以后回到南京又遇到一些问题,通过电话联系都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和解决。在我的印象中,G先生是一位很可亲的人。这次我还是先找他吧。

  我给G先生挂了电话,接着按他的要求又写了一封信。在他弄清楚情况之后,他又很热情地把我介绍给直接管理这方面事务的Y先生。Y先生很理解我的心情,他告诉我,到当时为止,他们还没有收到这方面的通知。如果照章办事一级一级查询,真不知道要搞到何时,他给我出了一个主意,他愿意利用他们和澳大利亚邮政的良好关系,为我这件事特事特办,如果我愿意,他可以把我退回的明信片套寄给澳大利亚邮政,请对方协助把这件“不幸”被退回的邮件经过他们的邮路重新投递给收信人。但有一条,就是要做好这种情况下万一邮件出现差错的思想准备,毕竟不是正常的渠道。大家要达成一个默契。我很感激他们如此热心的为我出谋划策,我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情欣然赞同他的建议。我们商量好,为了防止万一,我先把一件明信片寄给他,第二枚看看再说。就这样,当历史跨进21世纪之后的第44天,也就是2001年2月13日,我再次把我的集邮使者送上了新的环球之旅

2-020 东帝汶集邮故事共10页,现在是第5页,请继续向下选择 1 2 3 4 6 7 8 9 10
eXTReMe Tracker
信息产业部2014备案序号:苏ICP备070295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