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本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中文主页     ENGLISH   Same English page
 
邮币卡转让手机网站 开始建设中
 

 

2-002-4 改朝换代中的科尔总理和他的签名回复

  

  按照德国的规矩,从1998.9.28.起,科尔的政府班子就变成了看守内阁,维持日常事务,等待施罗德组成新的内阁并于1998.10.27日宣誓就职后下台走人了。对德国大选,我只是个旁观者。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怪谁,怎么这么巧,把我的事情和德国大选搅和到一起去了。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苦恼,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心思。直到国庆节,我还在盘算,如果有幸在9月27日以前我的明信片能递到科尔手上。那还有一线希望。如果他回了信,那么在国庆节前后我就能收到了。那几天,天天看信箱,随着时日的推移,我的心渐渐冷了下来。

  在我的感觉中,德国人似乎总是会做出让人震惊的事(就像1970年在冷战正酣的年代里,西德总理勃兰特在波兰犹太人纪念碑前突然下跪谢罪(参见此页底部的一个录像),1989年柏林墙突然倒塌那样,总是让全世界感到意外和震惊)。10月15日,当我从信箱中取出一件十分普通而且略显粗糙的国外信封时,那些外国字不是英文,但我一眼看到了邮戳上的BONN(波恩)几个字。我突然意识到,是德国来信了!(见下信封,原件230x114mm)

我一眼看到了邮戳上的BONN(波恩)几个字。我突然意识到,是德国来信了!
  我带着疑惑的心情打开信封后,先看到的是一张德文信件,然后就看到了我亲手精心制做的明信片。我反到背面找签名,只见密密麻麻地盖了几只戳子,但就是没有签名。一股失望的情绪涌上心头。怎么回事?我赶紧拿出德文字典翻那封信。大致意思搞懂了,是联邦总理府的一位叫迪尔拜特的先生写的信(1998.10.8.).告诉我联邦总理已经收到信件并签名返回(见下原件及译文,原件210x295mm)
联邦总理请我向您转达他对您1998年8月来信的深深谢意

信件译文

尊敬的韩先生,

 联邦总理请我向您转达他对您1998年8月来信的深深谢意。

 在此将有联邦总理亲自签名的阁下寄来的明信片随信寄上

 联邦总理祝愿您从这个有趣的业余爱好中获得更多的快乐,并祝愿您在未来的日子里事事顺遂。

顺致友好的问侯    

  沃尔夫冈.迪尔拜特 (签名)         (1998.10.8.)

印在信封背面的一个小标志。原图案直径为21mm。图案上部文字为“环境标志”,下面文字为“100%回收纸“
  上图是印在信封背面的一个小标志。原图案直径为21mm。图案上部文字为“环境标志”,下面文字为“100%回收纸“。当我看懂这个小小的标志的时侯,我才明白为什么堂堂德国总理府的信封显得这样粗糙。原来他们是”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带头人和实践者。
  随着译文的渐渐明朗,我的身上似乎涌过一阵暖流。我再仔细查看那张明信片,终于在正面已被邮票,邮政签条挤得满满的右上角,看到了一个签名。啊!这就是科尔的签名,雄浑,豪放,就像他那超重量级的身驱一样,还散发着一丝大国首脑的威严。为了证实这个签名,我又寻找了一些资料对照,更进一步证实了这个签名的可靠性。(见下图)
上图取自1989.11.28.科尔致乔治布什的信
上图取自1990.3.6.科尔给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信
上图取自1990.7.17.科尔给法国总统密特朗的信
上图取自科尔在明信片上的签名
上图取自1989.11.28.科尔致乔治布什的信(“我要的是德国统一科尔自述‘葛放主译,辽宁人民出版社1999年出版。见下左图。右同) 上图取自1990.3.6.科尔给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信 上图取自1990.7.17.科尔给法国总统密特朗的信 上图取自科尔在明信片上的签名
2-002共5页,这是第4页,请继续选择第 1 2 3 5  页
eXTReMe Tracker
信息产业部2014备案序号:苏ICP备07029564号